若需要開立三聯式發票,請在填寫客戶資料時,將抬頭與統編同時填入公司名稱的欄位即可 貼心提醒
Cart 0
下載.jpg

迷失方向的舵手 ~評趙鏞基博士第四度空間

NT$ 125.00


作者:吳恩溥、王國顯

ISBN:9789575871505

迷失方向的舵手(代序) 吳恩溥
末世信徒要堅守信仰四原則 吳恩溥
是基督,不是第四度空間 王國顯
評趙鏞基博士的「第四度空間」 吳恩溥


■迷失方向的舵手(代序)
吳恩溥
 近年來,在台灣,在東南亞,有許多牧師嚮往韓國教會大復興,特別是趙鏞基
博士的教會,怎樣從貧民區的小教會,忽然間有如三斗麵裏加入了酵,大發特發,
人數自少至多,十萬二十萬五十萬;收入以百萬美元以上計。因此大家由希奇而羡
慕,存着「朝聖」的心情到韓國考察,或私人,或組團,爭到韓國「取經」,希望
回來可以復興教會。
 這種心態是可以了解的。那個牧師不希望教會大復興;人數加多,奉獻加增,
能夠有更大的成就,更輝煌的成績單,向主交賬。
 就是教會也爭相邀請趙鏞基博士前來主領大型佈道會。趙氏沒有空,他的同
工,跟他沾得上關係的,甚至只要韓國來的,大家都另目相看。正是「遠來的和尚
好唸經」,韓國教會已成為教會復興的模式。
 其實韓國教會多年來就給我們極大的沖擊,我們早就聽過韓國信徒樂意什一奉
獻,每個人有「一領一」領人歸主的心志。當第二次世界大戰後,漢城某教會就有
三萬餘人聚會。有一位牧師到那裏講道,回來報告,他說韓國信徒渴慕真道的心叫
人深受感動。他們聽道不是半小時一小時,而是二小時三小時,不厭不倦。半夜就
起身守晨更,迫切祈禱。他們那種渴慕追求的心,叫我們這些外地前往講道的牧師
也深嘆不如。韓國教會在這種情況、這種美好的根基上面,若不復興才是奇怪。
 可是經過了二三十年,東南亞教會接受了韓國教會復興模式的教導,教會復興
了沒有?
 近來我有機會到台灣來,曾與幾位教會領袖談過台灣教會的現況,綜合他們所
報導的:第一、台灣教會的數字,在城市裏面有少數增加。第二、台灣信徒,在數
字方面,城巿有增加,鄉村卻減少,有的鄉村教會甚至近乎荒涼。這因為許多鄉村
信徒為着更好的生活條件移居城巿,特別是台北巿;因此鄉村教會受了大影響。而
這些移居城市的信徒,他們就地加入城巿教會。城巿教會特別是那些大教會,接受
這批「移民信徒」,在數字上便明顯地增多。教會名冊新增數字,「移民信徒」可
能比「初信信徒」更多。因此看城市教會人數加多,叫人高興,但台灣全省可能沒
有增多,反而減少。
 這些反映,我認為可信度頗高。前年一位旅美學者聽見台灣教會復興,十分高
興,回來一看,他的草根教會信徒散失,已到荒涼地步,他十分悲傷。原來所謂復
興,只不過是大城巿教會,鄉村教會卻是退步。
 我曾觀察若干國家的教會,當政治經濟發生動盪時,大家紛紛移居大城市,大
城巿的教會接受了這批「移民信徒」,突然人數加增了,收入加增了,造成了復興
的假象,叫人高興。
 倘若從台灣全省着眼,如果教會沒有實質的復興,那麼我們不禁要問:這幾年
來韓國教會帶給台灣教會的是什麼?
 前面已經提過,韓國教會向來有好的根基,好的栽培帶領,信徒有渴慕真道的
心,熱心聚會,虛心聽道,樂意奉獻,引人歸主,他們根扎得好也扎得深,生命成
熟,時候到了結出復興的果子,這是生命必然的流露。
 反觀我們的教會,沒有好的根基,平時沒有好的栽培帶領,一旦聽見韓國教會
大復興,便想「有樣學樣」,希望帶進大復興,這種「不齊其本」,「偃苗助長」
的心態和方式,表面上看來一時熱鬧得多,但沒有深根,怎能結出纍纍的佳果?
 我不否認韓國教會復興模式,會帶給我們深遠的影響,就如更多的祈禱啦,甚
且是禁食祈禱啦,更熱心聚會啦,更多的事奉啦,更無私的奉獻啦,但這些一應該
作為教會正常的操練和帶領,叫信徒深深扎根,不應該「急功近利」,想利用這些
來換取教會的復興。「偃苗助長」總不是辦法。
 近來有人十分沉痛地告訴我,一貫道(道教的一宗)開放以後,從二年前的二
百萬信徒,到現在已有四百萬信徒。反觀我們的信徒,二年前大約三十萬人,到現
在仍然在這個數字中間徘徊。復興究竟在那裏?這話應該叫我們深深反省。
 前面我已說過,近年韓國最突出的人才,首推趙鏞基博士,他成為眾人追求與
學習的焦點。趙氏能言善講,又能神醫治病;一面大講信心,一面大搞世俗的手
段;一面講屬靈,一面利用近乎詭詐的方法去營建他的教會。從他的大著「第四度
空間」,你可以十分容易看出來,他是兩面人,又屬靈又屬世。如果你肯根據聖經
上帝的話語作為尺度去衡量,你會不寒而慄:難道這是今日一位講信心的大佈道家
的行徑嗎?難道這是上帝在這時代所興起的器皿嗎?
 倘若信心需要世界的手段去完成,倘若屬靈的工作需要用詭詐的方法去營建,
這種信心,這種屬靈,與世界有何分別,上帝的能力在那裏?基督徒的品德倫理在
那裏?
 世人總是以成敗論英雄,只要有錢,不管來路如何(笑貧不笑娼);只要有
勢,英雄不問出身。今天教會裏我們也可以看見這可悲可鄙的現象,趙鏞基不但自
己這樣做,他還教導人這樣做。在今天教會裏,趙鏞基已被視為成功人物,叫很多
很多教會領袖向他俯伏,向他看齊,其實他像一個迷失方向的舵手,把跟從他的人
帶到遠離真道,越飄越遠的地方去。(一九九○)